您当前所处位置: 首页 > 目的地 > 浙江旅游 > 浙江旅游资讯

在心灵与自然对话中凝固瞬间

http://www.mipang.com时间:2010-11-08  来源:米胖旅游网  点击:1838

    人们常常把陈长芬与长城联系在一起。他从1965年开始拍摄长城,40多年来坚持不懈,成为名副其实的“中国拍摄长城第一人”。1989年8月被美《TIME》杂志评为摄影术发明150年来世界十大摄影名人之一,同年荣获首届中国摄影艺术“金像奖”。最近,陈长芬应大佛寺风景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的邀请,到大佛寺、十九峰、沃洲湖等进行了摄影采风活动,一展大师风采。

    7月23日中午,70高龄的陈长芬一到新昌,这位早就闻名中外的摄影大师就马不停蹄地来到大佛寺景区,一路拍摄。来到大雄宝殿,他仔细地端详起大佛,详细地了解起造大佛的年代,佛像的大小,并从不同角度拍摄,从不放过每个细节。他告诉记者,他见过我国很多大佛,也听说过新昌大佛,在敬仰新昌大佛时,不管到那个角度,慈祥的目光始终注视着他微微笑,这使他想起了古代造像艺人的智慧,也为新昌留下了难得的文化遗产。他不时地按动快门笑说,我把佛“请”回去了。

    黄昏的夕阳洒落在大佛寺,为了让陈老早点休息,有人催促他上车,但对于一个摄影大师来说,他哪里舍得漏掉那一缕残阳,途经双林石窟时,他连叫停车,站在石窟前,他的相机随着金黄色的阳光渐退而层层拍摄,直到阳光西沉。

    陈长芬为了拍到好照片,他每天四五点钟就起床了,他先后跑了十九峰、沃洲湖等景区摄影采风。

    在木化石林恐龙园里,他深深地被木化石的肌理吸引,一次又一次用近摄镜对准细拍,“在打一枪换一个地方”后,又细细地对起焦。他指着一棵木化石上一条条渐变的条形说,有很多美术创作灵感来自自然,是自然给予艺人创作的源泉。

    当他背起三脚架迈出几步后,一阵微风掠过路边的小草,他连忙伏下,一个劲地拍起来。当他拍完后,身边的同事好奇地问:这有什么好拍的?他笑着说,小草在微风中泛起的波动,就象大海的波涛,在蔚蓝的天空下,小草好似同天空对话。

    陈长芬把自己的思想哲理融入摄影创作中,正是因为这种思想哲理,才有着源源不断的创作热情。大地、星空、翰海、长城,这四大不同的摄影系列,都蕴含着陈长芬独特的感悟,被赋予了灵性。陈长芬说,在摄影的创作过程中,人与大自然可以对话。在将镜头对准自然时,如果你的心很诚,一草一木都会给你一种回应。你仔细地去观察,好好地跟它对话,它会告诉你很多东西。

    陈长芬给人的感觉是和蔼可亲,平易近人。记者在谈到在拍摄时为什么这样注重细节时,他说,这一点我是从美国人这里学的,他们的作品很注重细节,如电影《泰坦尼克号》等,生活从细节开始,对于我来说,创作也一样,我在拍摄中也很重视细节,如兰花,花蕊里面有绒毛,通过近摄放大,让人们感受到生命的另一面。

    陈长芬在拍摄木化石中,没有放过任何细节。当车启动时,他忽然说等等,一口气又跑回去拍了几张,灵感一次次地驱使他与远古的生命对话……

    陈长芬在谈到艺术创作时举了这样一个例子,有个外国人对他说,中国的菜真好吃,陈长芬说,中国有几千年的文化,一个朝代一道菜,有多少道精品菜;中国有很多民族,一个民族一道菜,又有多少道地方菜,也就有了美食文化。而中国的宗教文化、传统文化、旅游文化等等就象一道道菜,通过摄影艺术“做成”一道道精品菜,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要多出精品力作。

    从事摄影创作以来,陈长芬拍摄的足迹涉及近二十个国家,但见多识广的陈长芬对新昌这座山城留下了美好的记忆,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我跑了很多地方,很难看到一座城市和一个寺院之间的和谐,在新昌,从一大早到傍晚看到这里的人都很从容,成群休闲的市民穿梭在街市和庙宇间。在一座座绿色起伏的小山丘中,绿隐人家,给人一种有节奏的音乐感,是一座宜居的小山城,很美。

    陈长芬于1959年开始从事摄影,他把现代美学观念和古老的哲学思想相融合,使自己的摄影作品具有独特的美学风格。1965年,陈长芬开始拍摄长城,数十幅作品被国外收藏,是名副其实的“中国拍摄长城第一人”。1977年,陈长芬开始有意识地以长城为题材进行专题性、系列性的创作,并在上世纪80年代完成了“大地”、“星空”、“翰海”、“长城”四大系列的风光摄影创作。因此,陈长芬获得了首届中国摄影艺术最高奖——金像奖。1989年,被美国《TIME》杂志评为摄影术发明150年来世界十大摄影名人之一,其肖像被刊登在该杂志的封面上。每当提及此事,陈长芬都谦虚地认为,这首先是中国人和中国摄影的荣誉,至于这一殊荣落到了自己的头上,更多的是时代使然,是一个幸运。然而旁观者也会清醒地看到,这个荣誉落到陈长芬头上是非常恰当的。就之后的十年来看,他没给中国人丢脸,《时代》周刊也没有因为把他推向封面而尴尬。这不仅因为陈长芬的作品和创作实力,还因为他能够始终保持着良好的创作状态。在商品经济如洪的今天,大多数功成名就的摄影家,都已不在创作状态了,但陈长芬却没有追名逐利,他不停地用心灵与自然对话,用相机凝固瞬间。

    对于摄影,陈长芬说:“自摄影术发明以来,特别是20世纪,许多摄影师把镜头的重点对准了人,拍摄了大量有关领袖、战争、贫困、饥饿和灾难等作品。我以为,在21世纪里,如果人类有更高的文明程度,如果人与人之间进一步处于缓和的话,那么摄影师可能将会把镜头的重点转向自然和环境,因为我们在地球上所生存的空间将会越来越小,环境越来越坏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这与20世纪摄影师的镜头定位有着相当的一致性。